您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作者:大米游戲發布時間:2019/4/17 17:41:12

前幾天,《怪物獵人Online》宣布了退市,相關的討論社區中一時間可謂是人生百態,有開心的、有落寞的、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也有悲悲戚戚難以自拔的,而其中一個人的發言引起了我的注意,在一片喧嘩聲中,他說,如果關服了,那么就再也沒辦法回去米德拉看看了。

他覺得有點兒傷心,無關任何東西,只是物是人非來得如此之快。

這讓我也有點感同身受了起來,其實對于游戲來說,亦是如此。雖然無論多少年前的老游戲都可以通過各種模擬器之類的讓自己去重新體驗,但總歸有些不一樣,就好像前幾天我們發的那篇文章一樣,作者購買了包括CRT電視之類的大量硬件試圖來還原很多年前的游戲記憶,結果究竟如何還暫不得知,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依舊在這條路上努力著。

而海涅老師前幾天也做了件差不多的事情,他在群里詢問了一款FC平臺上的作品,那款游戲被他描述為“一個打地洞的游戲,好像是主角在做夢,可以地底打洞”,如果沒有群里的“FC代師”麥格雷的幫助,那海涅老師可能就要陷入很長時間的一段迷茫期了。

這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對我們來說會有很多,有可能是因為遺忘了那款游戲的名字、有可能是因為我們漸漸成長、有可能是因為那些一同游戲的人消失在視野中、也有可能找不回來的不是游戲,而是自己。

于是,請你和我們聊聊,聊聊那些你再也找不回來的游戲記憶。

沼雀:

這個故事關于三枚金幣和一封信。

那還是初中的時候,家里配置了臺式機,雖然開始三令五申不能用來打游戲,但后來連長輩們偶爾也打兩盤《紅警》于是這條“禁令”慢慢作廢,最后變成了打單機游戲可以,網游不行。因為當時有很多例子是講打網游家破人亡的,后來這條禁令也慢慢逝去了效力,我開始在電腦上偷偷裝網游,藏在各種不顯眼的角落,取一個無限接近于系統文件夾的名字,打開之后卻別有洞天。

小學的時候就經常和朋友們去網吧打《魔獸爭霸》看比賽打RPG,從那時起就是暴雪的粉絲,后來在叔叔家看到了《魔獸世界》一直想玩,但是無奈沒有身份證,之后在一位“好哥們兒”的幫助下從網上搞到了一張身份證,注冊了第一個戰網賬號,因為當時很愛聽金屬,所以進入游戲之后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亡靈賊,那造型,簡直METAL,當時打魔獸的目標就一個——進黑廟見蛋總。所以為了每天能玩魔獸,只能晚上早點睡覺,手機鬧鈴設定到凌晨3點鐘到點開機打游戲,然后玩到第二天快要上學時關機躺到床上假裝睡覺,然而想要推蛋總的考驗還不止于此。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就像每一個70級入坑的玩家一樣,練級對我來說異常艱難,好不容易走出了提瑞斯法又來到了銀松森林,林中的阿魯高之子,卑鄙的聯盟,剛出虎穴又入龍潭,但幸好在途中遇到了一位牧師,于是便開啟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模式,后來又認識了一位牛頭人薩滿,我也不知道他一個牛頭人怎么就跑到了銀松森林,但我還記得見他的第一印象:“嗯,這個墳,比我大了一圈。

后來聽說可以找大號帶影牙站著升級,一次一金不過也有好心人不收錢,為了早日推倒蛋總我就和兩個小伙伴從焚木村轉戰影牙門口期待能碰到一個“好心人”,但是天底下哪有白吃的餡餅,好心人少之又少,偶爾碰到幾個好心的帶上一兩波也就不帶了,和我有相同想法的人很多,于是乎影牙門口的橋板就成了無數萌新小號插旗的好場所,賣藝求大腿關注帶進副本,這期間還能認識幾個好友也算是一件趣事。

有幾個聯盟大號沖過來時全體小號跳橋的人肉瀑布也頗為壯觀,偶爾還能打劫幾個試圖沖進副本的聯盟小號,其中有一個叫閃電女霞的德萊尼我記憶猶新,死到最后脫裝備沖本,這段時間有點蛋疼,但也算有趣。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因為我們是三人隊需要打包進本,很多大腿不愿意帶,加上一個亡靈戰士又和牧師有了點摩擦,牧師一氣之下扭頭就走,我追了上去,從銀松森林南邊到北邊,終于把牧師勸回來了,回頭的時候看到牛頭人薩滿正在路口等我們,打消了找人帶升級的想法之后三個人組隊開始練級。之后的日子每天下線前商量好什么時候上線,第二天旅館集合,那段時間為了能趕上上線,第一次進了卷簾門里的黑網吧,離開的時候還被小混混敲詐了一筆。

這種日子過了一陣牛頭人轉服走了,只剩下我和牧師馳騁在東部王國,但是又過了一陣牧師的名字也灰了,后來我回到了提瑞斯法林地準備開荒血色修道院。雖然認識了新的伙伴,但是對于這位老友我還是難以忘記,最后決定寫一封信,牧師回信告訴我這個是小號,大號在別的服務器,年幼無知的我寫了一封送別信又寄出了高達全身80%資產的三枚金幣,但是牧師收下信退回金幣告訴我:以后找別人幫忙還用得上,那是我和她最后一次見面。

這段回憶是我打《魔獸世界》最美好的日子,雖然牧師并沒有收下餞別禮,但是每當聽到有朋友要AFK的時候我總會寄出去三枚金幣和一封信。之后我期待能再遇到這種事情,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慢慢明白了:有些事情只屬于那個時間在那個地方的那些人,時光荏苒珍惜現在。

至于蛋總,我想他并沒有那么重要了。

海涅:

難忘的沒有,忘了的挺多,比如之前周話里提到的“水果肉鋪”這個《冒險島》中的賬號。

我一向喜歡寫些務實的東西,不喜歡沒有主旨的堆砌辭藻虛構觀點,但這次著實沒什么可說的東西。回憶沒了也就沒了,在“回憶濾鏡”下這些記憶里的東西格外美好,可再找回來就又不是那么回事了。12年我的心理老師問我境況如何,我回答的是活在當下,現在也是。

我們每天都在創造回憶,今天做的事就是20年后吹的牛,盡管那時候可能也沒人愿意聽我吹牛。這么想來追憶是件無果的事情,你總在用心創造回憶,卻沒什么人愿意和你細細品味,留在心間的一抹溫暖也在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下變得無足輕重,到頭來還不是自己開心就好。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說了點喪氣話,但想想又有點勵志,盡管沒人愿意和你分享故事,但讓自己過的更好是每個人的追求。窮酸的童年買不起一臺游戲機,脾氣好的時候被人欺負,總也抓不住的神獸,三目童子“打幣”時總會失誤,這些不算美滿的事故都可以通過如今成長后的能力所解決,我們有了更好的游戲體驗,更多的游戲選擇。所以回憶這東西,找不回來便找不回來罷,現在挺好的

比如我現在就很期待《任天堂明星大亂斗》的新DLC,沒得空去追憶。

店點:

與其說是找不回游戲的記憶,不如說是找不回記憶里,一起游戲的那些人。

專精MOBA游戲的我曾在大學時期瘋狂沉迷上了一款名為《天涯明月刀》的網游,就是騰訊那款武俠風的大型網游。那個時候的《天涯明月刀》還沒有現在這么多的玩法與內容,甚至連PK場都沒有。但是我和小伙伴們都被游戲精美的人物和場景所折服。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那個時候《天刀》的PVP只有野外打架和劫鏢。于是我的四個小伙伴選了幾個PVP厲害的職業,但讓我選了個PVE厲害的職業,美其名曰:架又不可能一直打,該刷的副本還是要刷的。他們四個還給團體取了個諢名——“百里蕩四痞”。然而四個人并不能打贏呼朋喚友的其他玩家,劫鏢的結果往往是被打的滿地圖逃竄。

然而隨著游戲或者現實生活中的種種原因,小伙伴們一一離開了游戲。盡管他們說還會回來,但我知道可能再也回不來了。每天看著空蕩蕩的好友列表與灰暗的好友頭像,曾經一起野外PK的記憶,副本爆出稀有裝備大家分錢的經歷,就像回馬燈一樣在眼前一一回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然而沒人的江湖是否還有意義。杭州城百里蕩的道路上依舊車水馬龍,但當初的“百里蕩四痞”,如今又身在何方?

卜魯SHI:

前幾天,上海最高溫度差點懟到30度,就最熱那天中午我還出去了一趟,連糊到臉上的風都是燙的。這種天還是開著空調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打游戲最合適了,十幾年前的時候我可不會這么想。

夏天,頂著再大的太陽,我也還是會跑出去和附近的小伙伴一起玩游戲,玩的,也是我們那時候的游戲。丟沙包、四個大字什么的比較耗費體力,一般都是下午玩,玩到大汗淋漓也不知疲倦。就算是吃完午飯,中午最熱的時候,也還是會跑到附近一個廢棄的房子里一邊摔卡一邊吹牛逼,一時興起的話也還是會跑出去玩玩捉迷藏、模電棒什么的,可以玩的游戲類型很多,但就算是這樣,老游戲,也總歸是要玩完的。

聽說有個小伙伴的家里買了臺電腦,大家都要去看看,那個小伙伴把我們拉到一個房間里,顯示屏的畫面里是他正在玩的大魚吃小魚,我們興奮地不得了,爭先恐后的體驗這款游戲。再之后那個小伙伴也沒這么容易叫出來了,反倒是一個接著一個,家里都賣了電腦,也不太出來了,我也不例外。再加之學習的壓力越來越大,一起出來玩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再后來,就沒人出來了。

就兒時的那些游戲回憶,我想,可能無論怎樣,也回不來了。

水古月:

上小學的時候為了方便我學英語,家里人買了一部名人牌的電子詞典,具體什么型號則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價格大概在六七百左右。最開始的時候我確實是拿來查單詞、聽發音以及輔助各科學習。但是小孩子的好奇心是無窮無盡的,我在積極探索這部電子詞典時意外的發現了自帶的娛樂功能。好奇的我打開了這個萬惡之源,開始了我的游戲之旅。

這款電子詞典上自帶了FC平臺上的經典游戲《淘金者》,雖然關卡不全大概只有30關左右,但也確實給當時的我帶來了很多的快樂。游戲前期的關卡過的都很快,但是后來隨著游戲難度的增加我出現了卡關。具體是哪一關我不記得了,只記得游戲畫面是淘金者在屏幕的最右方,警察在從屏幕的中間往右走,中間雖然有一個梯子但是并不接上一層僅僅只是個梯子,游戲也不帶有跳躍設定,那時的我懵逼了:這梯子不接上面一層我往哪走?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小孩子的耐性總是有限的,事實上這樣的設定也沒有太多的嘗試機會,屢次無法通關的我對這個游戲逐漸喪失了興趣再也沒有打開過。直到后來上中學的時候,一個無聊的周末我無意間發現了這款很久沒用的電子詞典,想到了當時玩的游戲。于是我換上電池再次打開《淘金者》,思考片刻以后我選擇先順著梯子上去,然后等警察上來抓我,我直接從梯子左端走下去而不是往下走,果然成功躲避了警察的抓捕。于是我一鼓作氣將剩下的關卡都打通了,后面的其實都是這樣的原理設定,只是對于下落的時機要把握的更加精準。通關的那一瞬間,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樣的一種跨越很長的通關體驗給我一種難以用語言描述的感覺,有通關的興奮也有一種對于過去沒能完成而現在完成了的釋懷,還摻雜著一些其它難以說清道明的情感在里面。我貧瘠的語言無法完整的描述這樣的一種感覺,但是我知道的是這種感覺在我之后的游戲生涯中再也沒有出現過。

我找到了自己關于《淘金者》的回憶,雖然不能稱之為完整,所遺失的僅僅只是通關時的那種感覺。但是仔細一想,我又好像從未找到過關于這款游戲的回憶。

木大木大木大:

約莫是兩千零三年左右,彼時的我還是一個在老家村子里和小伙伴整天上山下溪瘋跑瘋玩的孩子,那時的娛樂活動就是跑到有彩電的別人家里去蹭電視看《四驅兄弟》之類的動畫片。

看著動畫片,喝著AD鈣奶,吃著土產膨化食品已經是那時最快樂的日子,可是這一切都在某一天改變了,我已經忘記那是一個怎樣的下午,住在我家附近坡上的小華突然叫我到他家去玩兒游戲。到了他家,一臺陌生的插著黃色塑料磁帶的機器就擺在電視前。當他打開機器并且開始一個游戲,一陣激動人心的音樂后,幾個巨大的英文字母出現在屏幕上,小華告訴我“這個叫游戲機”。

那就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觸到電子游戲機,當那絢麗的色彩出現在屏幕上,當你按動幾個按鈕電視里的物體就會被你控制,一切都那么夢幻。從此我的娛樂方式由蹭動畫片改成了蹭游戲機,那款只有幾個卡帶的紅白機變成了世界上最好玩的東西,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最開心的電子游戲時光,但是如果你問我最懷念哪段和游戲有關的日子,我會果斷的告訴你,就是和童年玩伴坐在長條木板凳上兩眼盯著電視屏幕玩著坦克大戰而不知不覺一片夕陽就照了進來的日子。

《坦克大戰》是日本廠商南夢宮在1985年發售的平面射擊游戲,這款游戲有多種多樣的地形,隨機出現的效果道具,還有就是可以自定義地圖開始游戲,而關于這個自定義地圖我還有一個故事要分享。

當時我和小華都很納悶這個自定義地圖是干嘛的,生怕把游戲機弄壞了,在頭腦風暴個把小時后我們終于弄懂了這一“關”是干嘛的,然后就是我記憶里最深的一個游戲畫面就來了。當時我們一人輪流一人造一次地圖看誰的好玩,輪到小華的時候他讓我去門外等,然后等我進入游戲后發現我的地圖是這樣的。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小華給我建的地圖

他就這樣把我關了起來看著他玩,當時我就不能忍了。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向家開炮

小華一臉震驚,臉上寫滿了“你怎么能這樣”的表情,然后他學乖了把地圖做成了這樣的。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學精了,都知道升級材料了

再后來的故事相信你們也猜到了,我們都長大了,去了不同的地方上學,從此以后的二十年都沒有再見過一面。前幾年撫養小華的爺爺奶奶都去世了,他也再沒有回去村子的必要,而我的爺爺奶奶雖然仍健在,卻也在十幾年前搬到了縣城。今年年初我突發奇想回去看看,發現老屋的土墻又塌了一塊,而邊上小華家的土屋爬滿了飛蟻,沒人使用的農具四散墻角,那個曾經承載我們童年歡樂時光的老屋已經沒有了一絲一毫的生氣,童年時光也確實的離我們遠去了。

小黑麥:

弗洛伊德說過,夢是由兒時記憶、近幾日生活記憶加上些零碎的過往記憶片段共同組成的。起初余未敢信,直到三太子回東海的那個夜晚里,夢到手拿魚叉闖校園拯救三玖后,筆者就完全認同了這個真理。

玩游戲終歸是為了快樂,而快樂的原因又多種多樣。有人因為刺激而快樂,有人因為肝而快樂,有人又因為福利而快樂……在這個大家庭里,沒人會在意你的想法和行為,一切只為了快樂,因為快樂會成為記憶保留下來,而記憶在現在的科學發展水平下,仍是無法買到的寶藏。在筆者的記憶中,好的游戲不算太多,且大多是單機游戲,網絡游戲和手機游戲屈指可數。之前每次周話總要談起單機游戲,今天想談談手機游戲,是換個口味,也是對手游工作者的一份尊重吧。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大概是去年的10月份左右,經由谷歌商店的推薦而下載了一款手游:《Layered Stories 0》至于為會選它,看上的不僅是SF元素,還有VOCALOID合成系統的背景音樂,很有感覺。玩起來后,第一次體驗到獨特的空中三維半回合制戰斗,很是驚訝。它最大的特點在于360°的自由角度選取與力道的控制;尋找擊打障礙物的角度并獲取buff。

在這個游戲中,「prefect」的力道確實較難達到。筆者在這之前有玩過《愛麗絲機甲》,所以對此空戰有所了解,但戰斗玩法來談,遠遠低于前者。不過《愛麗絲機甲》畢竟是御宅的樂園,且支持VR互動,就這兩點來說,其不僅與時俱進,深得玩家內心的真實想法,而且在注重VR技術的年代引入了此項技術,選擇的確明智,市場也必定廣闊。也許正是因為格局限制使得《Layered Stories 0》最終關服停游。

有哪些有關于游戲的記憶你再也找不回來了?

令人稱贊的游戲使我們快樂,千夫所指的游戲使我們憤怒,這個平衡對于廠家來說還是太難掌握,不然也不會出現眾多的濫竽充數之流。這種問題每次想起,總讓人唏噓不已。《Layered Stories 0》對于手游來說,應該是筆者記憶中最無法忘卻的吧。

12选5期期中奖的万能码